疏水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疏水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资讯】陈志武支持养老基金进入股市促退休金保值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00:30:05 阅读: 来源:疏水阀厂家

陈志武:支持养老基金进入股市 促退休金保值

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4月1号至3号在海南博鳌举行,此次大会以“变革世界中的亚洲: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”为主题。东方财富网对本届论坛进行全程直播。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在“亚洲人口形势与老龄化对策”分论坛上表示,养老金入市总的方向正确,其他国家有这方面的传统,股市如果跟经济发展联系紧密,就可以保证退休基金的购买力。  以下为文字实录:  提问:我来自CBN,CBN是中国的财经网络。我想问陈先生一个问题,我们知道中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,我们设定的时间钟,我们设定了定时炸弹,因为我们肯定会有很多的老年人口。现在有一个热点话题就是养老基金进入资本市场,您觉得这个政策是积极的还是否定的?  陈志武:关于养老基金入股市的问题,总的方向肯定是对的,应该要这样。因为不仅是其他国家也有这方面的传统,另外股市如果跟经济发展的上涨、下跌能够更紧的连在一起的话,对于退休养老的群体如果他们的退休基金也是跟着经济的上涨、下跌同步运行,这样能够保证他们今后购买力不会相对于经济的增长而下降。所以我觉得证监局和社保基金最近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推动,总体上我是支持的。  Kent Calder:我想补充一下,这个问题非常重要,是关于退休存款的问题、养老金的问题。我们提到了很多借鉴政策、独立等等,以及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相互交流、相互学习,从而能够进一步改善对于这个问题的管理和治理。我想给大家提两个例子:新加坡有一个中央基金,这是有关退休存款和住房的基金,没有时间谈太多的问题了,我想新加坡的储蓄机制也许可以给中国提供有益的借鉴。  Mark Machin:我想说两点:第一是我刚才提到的,加拿大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面临这样的危机,因此对自己的养老基金进行了改革,在90年代他们支出的钱比获得的更多,所以他们3年之后会亏钱。他们对制度进行了调整,也进行了贷款。他们考虑到要在股票市场、资本市场上进行投资,当时几乎所有的资金都是加拿大的国债,所以没有办法维持老龄人口的需求。CCP的投资董事局在过去5年当中进行资金多元化,不仅在加拿大资本市场中进行投资,也在国际资本市场进行投资。这个基金具有长期意义,因为我们看到他进一步支持老年人群,也符合预期寿命的需求。所以他们现在在全球国际市场上进行长期的养老基金的投资。  提问:我有一个问题,刚才陈教授讲到养老产业要放松管制,人口方面中国最大的管制还是计划生育政策,这管到每个家庭、每个夫妇生几个孩子,这是世界上最严谨的人生管制。我对财新和各位的建议,不应该限于微观,应该把这个问题提出来,敢于做说真话的人。第二,面对忽然来临的老龄化,中国股市10年不涨,房市要崩溃,储蓄远远跑输通货膨胀率。未来作为中国的普通个人,对大家养老、防御未来风险的建议,谢谢。  陈志武:谢谢您的问题。关于独生子女政策我刚才讲了,这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,如果有政府做一些事,最后产生的扭曲后果非常严重。关于个人投资和养老安排,很明显的只投中国的A股、房地产,或者政府债权市场的选择太少了,非常不利于中国个人和家庭安排好未来。所以这时候除了“温州金融特区”之外,应该在更广泛的范围之内,让中国的老百姓、家庭和企业可以有更多的途径去投资境外。现在的QD产品还是太少,特别我觉得很多人因为2007年10月左右发售的QD基金,在全球的资本市场最高峰的时候发售QD基金,这个经历使得后面大家的感觉不是很好。但不要因为这一次经验就不投资了,因为国外的资本市场为大家提供的更多收益,或者亏损更少的对比可以告诉我们,全球范围内分散投资,养老基金和社保基金都应该这样做,这样从专业角度将是更理性的安排。  Kent Calder: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,新加坡也做了类似的改革,就是使风险在全球层面上进行多元化。  提问:财新网记者,你们可能没有坐过北京的地铁,你提到的计划生育政策我非常支持,但大城市都是吸资源,而中国人越穷越生。是不是应该解决城市化当中本身的弊端再考虑生育的问题呢?另外年轻夫妻在城市打工,留守人口、老人、小孩在生存,有新闻说老人死了多少天没有人发现,是不是户籍改革和社会保障应该有所改进呢?  陈志武:这个问题是根本是政府采取资源太多,资源都是由北京部委配置,就造成了中国的独特现象,无论是医疗、最好的教育、最好的大学,连新闻媒体报道的机会都集中在北京,所以地方大学、中学、县城都在北京有驻京办事处,大家都在跑步前进,所有人都想往北京迁居的选择。相比之下如果有更多资源留在中国各个乡村、各个镇、各个县,当地的金融储蓄不需要上调到省会总分行,最后集中到北京统一配置的话,不至于造成无论是什么人,一有机会都往北京挤。我也做过研究,华盛顿是美国的首都,但华盛顿不是最好的医疗地方,也不是最好教育的地方,也不是娱乐行业最好的地方,为什么这样?如果要真正解决城市化过度往一个地方挤的趋势,从根本上必须要把政府控制的资源和政府的权力缩小,让别的城市、别的地方有更多的机会发展,这样可以减少大家都往北京挤的选择。  胡舒立:你觉得人口政策不是同一个问题,而是其他的问题。  胡舒立:时间非常紧,大家的问题可以一共提完,一并回答。  提问:我是来自时代周报的记者。刚才胡女士问到一个问题,各位嘉宾没有聊得很深,这是年轻人关注的问题。陈教授说建议上调退休年龄,如果过早退休55岁或者60岁是比较残忍的事情,因为那一代人可以做事、发光发热,年轻人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就会相应减少就业机会。  提问:商务部国际商报社记者。本节论坛的议题是关注亚洲可持续发展,三井物产非常关注企业管理,您如何看待亚洲可持续发展?  陈志武:关于年轻人就业问题,如果退休年轻往上调,年轻人要等更多年才要有更好的就业岗位。正因为这一点我不担忧中国2020年因为人口下降带来的挑战,因为现在人太多了,把年轻人的就业机会都挤占了。但某一些企业退休年龄可以先上调,政府部门可以慢行,谢谢。  枪田松莹:首先有关退休年龄的问题大家议论得很多,我想补充一两句。在日本退休年龄要提高到65岁,这是政府的方针,已经决定了。今后各个企业会相继实施。实际上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战后婴儿潮出生的这些人,他们65岁在退休的时候,日本的劳动力就减少了很多,所以对经济带来了很大的影响,大家都很担心,所以提出了“2007问题”。但日本2007问题并没有太大的影响,为什么呢?因为日本企业把有必要留在企业里工作的人,人他们继续在那里工作,也给他们工资,因为日本是以这种形式,有人退休的同时再以返聘的方式也在做。所以平均来看日本的工作人员当中过了60岁仍然在工作的人很普遍、很多,这是日本的情况,我首先要介绍一下日本的情况。  枪田松莹:刚才说到三井物产的问题,三井物产如何对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做贡献?我们作为一个综合商社,我们在广大领域做很多工作,我们对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有很多思路。我们认为无论在任何时代、任何领域工作,我们都必须要对这个地域社会的人们产生适当的价值,这是我们共有的概念。只要我们坚守这一点,企业也可以持续发展,可以为可持续社会做出贡献。  胡舒立:谢谢,我们的讨论即将结束。我们知道,老龄化是亚洲要面临的重大问题,这个国家值得我们更加深入的讨论。我有更多的问题希望提出,我希望明年能够再次在此进行老龄化的讨论,谢谢大家的合作。  以上文字为本网整理,未经嘉宾本人核实。

alevel课程是什么

机构alevel补习

alevel数学真题

alevel课程培训机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