疏水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疏水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金马奖存废争议政治人物狭隘爱台意识作祟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11:37:55 阅读: 来源:疏水阀厂家

金马奖争议并未随着颁奖典礼落幕。其实,金马奖的存或废不是重点,真正的危险,在于政治人物狭隘的“爱台意识”,是杀死台湾电影文化的元凶。

“立委”若是稍有电影常识,应该明白现在的电影早已经是无疆界。拿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及三项技术大奖的“卧虎藏龙”,导演是来自台湾的李安。“立委”很喜欢举奥斯卡的例子,但“立委”可能不知,根据影剧学院统计,英国人每年获得的奥斯卡提名比率大约是50%。就有记者酸溜的称: “美国帮助英国赢了二战,但不应该帮助他们赢‘我们的奥斯卡'。”

庆幸的是,从影剧学院到美国“本土”演员,都不认同“我们的”奥斯卡观点。深受喜爱的影后梅莉史翠普就说:“一想起英国演员我就胆战心惊。我们美国演员跟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一群懒鬼,他们个个能把莎士比亚倒背如流。”

全球的电影奖不计其数,但奥斯卡能一直成为电影工业的标竿,就在于“主办国”美国没有被褊狭的“在地意识”牵引。

这届金马奖,台湾影片表现不如预期,兴风作浪的政客,表面上,说的漂亮,是为台湾影片发声、为台湾电影工作者抱屈;实地里,这项“保护主义”,就像是用塑胶袋包住头,好不容易才呼吸到空气的台湾影片,慢慢窒息而死。

义大利籍奥斯卡影后苏菲亚罗兰说:“在我演出《母女情》之前,我是一个戏子;在那之后,我成了一名女演员。”金马奖的可贵,不在于台湾影片拿了多少奖座,在于他可以让电影文化,一棒接一棒传承下去,让进场看电影的观众值回票价。

“绿委”促停办金马奖 侯孝贤斥胡说

今年金马奖台湾电影惨败,有绿营“立委”表示不如停办金马,另创新奖,更能有效扶植台湾电影。金马奖执委会主席侯孝贤非常不以为然,形容金马奖是“金鸡母”,建议爱讲政治语言的人“有种跳下来一起玩”。

昨天多位电影人出席华山电影馆的开幕茶会,听闻“立委”建议“停办金马奖”,侯孝贤脸色凝重大叹:“胡说,一堆胡说,不要为了政治目的,一天到晚在那说些有的没的。你去分解撕裂这有什么意思?有种跳下来。希望他们脑袋想清楚,眼光看远一点。”

侯孝贤表示此问题不该用政治语言来表述,金马奖现阶段仍是华人影坛最受重视、最能提供电影人公平竞争的奖项,实在没有理由放弃,把格局愈做愈小。

侯孝贤反问在场媒体,金马颁奖当晚,有觉得台湾影人都如丧考妣、哀伤沉痛吗?他自己常与一些年轻电影工作者接触,大家都对台湾影片的现况与困境心知肚明,这个结果并不见得让人太意外或灰心。台湾电影这两年在商业上复苏,但在电影奖上是比艺术成就,片子拍得够出色才能出去和别人拼,这还需要时间,且拍电影也不应光为拿奖,不要老在乎奖项肯不肯定。

他举香港为例,“夺命金”或是“低俗喜剧”就是从当地的社会现况出发,拍出在地的现象,也因港片前几年声势滑落、重挫,“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”才有机会在香港卖破纪录,当地影人受到刺激而反思,才又有新的创作活力。台湾影人该将金马惨败当作一个警讯,视为往后更努力拍好片的动力。

李烈也提出疑问:“我们有听说过坎城影展一定给法台湾影片,柏林影展一定要给德台湾影片,或是威尼斯影展一定要给意大利片吗?金马奖就是因为公平才会在华人影界有最高的地位,怎么会有人觉得该把格局弄小呢?每年都会有金马,才一年成绩不好,不需要就把台湾影片累积成果都否定掉。”

魏德圣:“立委”越放炮 金马越奔腾

台湾电影在票房逐渐复苏后,金马奖战绩却失利,观众、“立委”不满的声音很多,影界人士大都为金马评审勇于支持自身欣赏的佳片感到佩服。

资深编导吴念真在微博上就对最佳影片颁给“神探亨特张”,大赞评审团带种。

去年以“赛德克.巴莱”抱走最大奖的导演魏德圣则坦言得奖与否真的是其次,对他而言是自己想要完成的作品得以落实、且受到热烈回响,才是真正最有实质意义的,而且“入围就是肯定”听来像老生常谈,却最能反映本质,因为得奖的就只有一、两个人,却不表示其他入围者的成绩不好,也许有可能评审口味不同,就有不一样的结果,但能够入围就表示表现在水准之上,已经被看见。

魏德圣认为,台湾电影今年入围名单上还是数量丰富,编导与工作人员的用心并未被抹杀,他建议大家不要只认为“第一名”才是好,考到第二、第三名就不好。听闻“立委”建议废金马,他回答:“经过这一次,金马奖的声势应该更水涨船高,因为公正性与独立性再也不会被人怀疑。”

以“爱”角逐最佳导演失利的钮承泽说:“台湾电影人当下难免会有些失落,但不会一直被影响。拍电影真的不是单为了得奖,还有机会可以再接再厉,卷土重来。”朱延平则在脸书上炮轰“立委”平常不看台湾影片,保证拿十张新导演的照片他们一个都认不出来,这正是台湾电影人再一次团结加油的关键时刻。

龙应台:金马奖“大义灭亲” 不能停办

台湾电影因在甫落幕的金马奖获奖情况不佳,引发金马奖存废之争。“文化部长”龙应台昨天在“立法院”表示,金马奖“大义灭亲”,在艺术追求上,它树立的专业是“台湾的宝贝”。

龙应台说,金马奖是最能代表台湾的招牌之一,“不能停办”。但十年磨一剑,好电影要慢慢拍,希望大家多给电影人时间。金马奖是台湾最重要的招牌之一,可说是华文世界的灯塔,不能因为台湾得奖不多就要把灯塔拆下来。

龙应台昨天在“立法院”回答“立委”询问时表示,本届金马奖台湾电影得奖情况,“当然让我们有点失望”。不过,她举例说,诺贝尔奖是瑞典人的宝贝,威尼斯影展是意大利人的宝贝;但诺贝尔奖、威尼斯影展的奖项得主不一定非得是瑞典人与意大利人不可。

她认为,入围金马奖本身就是得奖,本届入围的台湾新导演非常多,让大陆及香港的评审惊艳。这次借由金马奖把华人世界的电影聚集到台湾,她看到台湾的创作能量最大。她呼吁各界鼓励金马奖维持最高的专业标准,给评审掌声。

台媒观察:台湾最惨的得奖 最佳的转机

今年金马奖台湾电影只获最佳女主角(桂纶镁/女朋友男朋友)与新导演(张荣吉/逆光飞翔)两个奖,有人从政治角度抨击、有人从电影创作力反省,既然金马奖已是全球华语电影的竞技场,游戏规则唯有一条:就是在公平评审制度下由技高一筹者胜出的铁律。

回顾金马历史,今年台湾电影的成绩平了1998年的最低纪录。当时台湾片只获“最佳纪录片”与“最佳美术设计”两个奖,大陆片《天浴》则拿下最佳影片等七个奖,也造成自1996年起开放大陆片角逐金马奖以来又一波对台湾电影的冲击。

台湾电影在金马奖上先有中影、台制厂等公司影片享尽金马风光,1980年代初新电影崛起也备受肯定,接着挺过1980年代中期开始的香港电影黄金十年威胁,到1990年代后期却在港产片、大陆片中陷入苦战。

1997年到2001年间,金马奖为台湾电影设有“评审团大奖”与“评审团特别奖”,但引来“民族主义同情奖”的质疑。2002年这两项台湾电影“保障奖项”从“年度最佳台湾影片”及“年度台湾电影最佳个人奖”换为“福尔摩沙影片奖”与“福尔摩沙人个人奖”,最后变成“年度台湾杰出电影”与“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”。

2008年“海角七号”打开台湾电影本土市场,后续“艋舺”、“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”、“赛德克.巴莱”的大卖让台湾影人增添商业信心,去年金马奖也取消“年度台湾杰出电影”,只保留对台湾电影工作者的肯定。

去年“赛德克.巴莱”叫好叫座且赢得金马奖最佳影片等四项奖的欢呼犹在,今年台湾电影又有“阵头”、“爱”、“痞子英雄之全面开战”与“犀利人妻最终回:幸福男.不难”等四片卖座破亿,没想到金马奖上台湾电影竟险些全面失守,难堪的成绩有如当头棒喝,也浮现台湾电影一迳追求商业票房、却陷入创意瓶颈的问题。

电影是工业、也是艺术,工业讲究的是技术精进与市场拓展,艺术追求的创新突破与文化关怀。台湾电影在工业上先天失调,在景气低迷十多年后,好不容易复苏,有人开始注重技术提升、有人不断向观众靠拢,但放眼望去多还在青春小品、本土喜剧打转。

反观香港电影在被大陆市场吸纳人才、沉寂多年后,“志明与春娇”、“桃姐”、“低俗喜剧”、“夺命金”等港片浴火重生,从在地文化出发,展现新貌。

大陆电影更在主流商业片愈益夸富炫技中,让坚守独立制片路线的电影如“我还有话要说”、“告诉他们,我乘白鹤去了”在国际影展受肯定。其他如管虎的“杀生”、徐浩峰的“箭士柳白猿”、娄烨的“浮城谜事”及摘下本届金马最佳影片的高群书“神探亨特张”等,更是无论影像、形式与叙事都别具风格。

电影奖与任何比赛一样都有输赢,技不如人只有检讨、生聚教训,才有下一次夺魁的可能。

高温球阀

双联切换过滤器

上海电动阀门